主页 > M水生活 >寻求不暴露的自由

寻求不暴露的自由

2020-07-04 237浏览量

如今愈来愈多场合都有全程录影了,哪怕是在小咖啡店里举行的冷门座谈会,也往往都有一个人站在三脚架后面,盯着摄影机小萤幕,很认真执行他的任务。

这似乎假设,台上的主讲者跟台下的发问者,今天既然来到这里,都很乐意他们的一切表现,包括失言蠢话,可以在网路上立即并永久公开。

你可能也参加过某些营队,一节还没下课,甚至还没上课,主办单位已经把系列照片po上脸书,好让你稍后就可以发现你专注或呆滞的样子获得许多讚。更别说朋友聚会,总有些打卡跟tag爱好者,自己秀不过瘾,还不由分说拉你一起向世界打招呼。

寻求不暴露的自由

简单说,因为网路科技等,我们的隐私大幅萎缩,而且侵犯隐私最有效率的,不是国家老大哥,而是你身旁的人。这早已不是新闻,但你习惯了没?如果还没,可能像我一样因此成为一个怪人,三不五时请求朋友把自己的照片或标籤撤下脸书。

影像与行蹤公布在网路上,有何不妥?这可以是个好问题,答案包括各种寻常或古怪的个人忧虑。但它也可以不是问题,因为保有自己的权利不一定要解释。

这牵涉到「什幺是常态」的认知。如果人生本来就该在脸书上交代,则可推测,对此犹豫抗拒者想必有某些理由,例如做了亏心事或防卫心特别强。反之,如果以前那个不是这样的世界更可靠可爱一点,那幺张贴午餐饭菜或手术伤口照片,恐怕才是反常的人类行为,其特殊原因值得探究。

三岛由纪夫在短篇小说〈盛夏之死〉中写到「背上长一颗大痣的人,有时很想告诉人家:『我背上有一颗紫色的大痣。』*」我少年时读到,完全不知道他在讲什幺——怎幺会有这种感觉呢?现在好像有点懂了,大文豪真是先知。

其实,人的行为往往受环境条件制约,当手头有这幺强大便利的表现工具,很多以前根本想不到要做的事,就变得瘾头愈来愈大。

即使如此,以个人经验,庆幸的是:至今为止,被我客气请求拿下照片的朋友,大多从善如流;也见过演讲者委婉但坚持地让现场停止录影。我想,由于网路新世界的礼节规範还没有定型,所以各人的初始认知很容易不同,但并非不能沟通。如果介意,建议还是要表达意见。

隐私权作为人格权之一部分,其法律地位虽还不至于动摇,但人们的日常认知显然正往不重隐私的方向流动。几个月前还有新闻说,雇主和专家认为,不用脸书的人很「可疑」,像挪威杀人魔布雷维克就没有脸书。这真的够了,照这样发展下去,搞不好以后要每小时自拍上传才不可疑。

而我希望,这种荒诞的趋势,能因反对者在日常生活中勇于发声,而受到节制。

黄玉燕译,《三岛由纪夫短篇杰作集》,志文出版社1985年出版。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佰盈彩票app下载|提供美食资讯|提供生活资讯|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官网中文手机版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菲律宾申博代理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