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各类新闻 >寻求快乐的大脑机制

寻求快乐的大脑机制

2020-07-04 474浏览量

寻求快乐的大脑机制

图片来源:stocksnap.io, CC0 Licensed.

编按:大家都知道,大脑分泌的多巴胺会让人产生快乐,但是一个阻断老鼠的多巴胺的实验,却颠覆了一般人的想法。

令人惊讶的老鼠实验

1990年代,密西根大学神经学家贝里奇(Kent Berridge)想要了解,为何成瘾者明知自己的生活不断恶化,却仍然持续使用毒品。一个显而易见的原因是,他们得到的满足实在太巨大,使他们愿意牺牲长期的幸福来换取眼前的小小快感。他们对一个最终会毁掉自己的伙伴,产生了一种失衡的迷恋。「20年前,我们在寻找快乐的机制。」贝里奇说:「而多巴胺是当时最有说服力的快乐机制,每个人都知道,它与成瘾有关联。于是我们开治蒐集更多证据,证明多巴胺是快乐的机制。」对贝里奇与许多研究者而言,这个连结似乎显而易见,因此他们预期很快就可以达到目的,然后再去解答其他更新、更有趣的问题。

但他们得到的结果令人不解。在一个实验中,贝里奇餵老鼠吃糖水,并看见牠们以满足的表情用舌头舔着嘴唇。贝里奇说:「老鼠和人类的婴儿一样,当牠们嚐到甜味后会用舌头有节奏的舔着嘴唇。」用老鼠做实验的人会知道老鼠的不同表情代表什幺意思,而用舌头舔嘴唇是代表满足的标準反应。根据他对多巴胺的了解,贝里奇假设每只老鼠每次吃到糖水后,脑部就会充满多巴胺,而这些多巴胺会驱使老鼠舔嘴唇。就逻辑上来说,假如贝里奇阻止老鼠产生多巴胺,那幺老鼠就不会做出舔嘴唇的动作。于是贝里奇在老鼠的脑部做了个小手术,阻止老鼠的脑部产生多巴胺,然后他再餵老鼠吃糖水。

手术后的老鼠做出了两个反应,其中一个反应令贝里奇很讶异,另一个反应则在他的预料之中。正如他的预期,老鼠不再去喝糖水。手术使老鼠对糖水不再感兴趣,因为牠们的脑部不再释放多巴胺。但是当贝里奇把糖水餵进老鼠的嘴里后,这些老鼠仍然做出舔嘴唇的动作。这些老鼠似乎不想喝糖水,但是当牠们喝到糖水后,仍然得到和手术前一样的满足感。多巴胺消失后,老鼠失去了喝糖水的欲望,然而当牠们喝到糖水后,仍然会感到很满足。

贝里奇说:「神经科学界花了10年才弄清楚这是怎幺回事。」这个实验结果与神经学家长久以来的认知相牴触。「接下来的好几年,神经科学界的人一直对我们说:『大家都知道多巴胺会产生满足感,一定是你们弄错了。』但是对人类进行的其他研究,也得到了同样的证据。现在已经很少人会质疑我们发现的结果了。在那些人体实验中,研究者会给受试者古柯硷或海洛因,以及一种会阻断多巴胺产生的药物。结果阻断多巴胺并没有减少他们的满足感,却减少了他们使用的毒品剂量。」

人类大脑的老问题:需要与想要

贝里奇与同僚证明了喜欢毒品与需索毒品是两回事,成瘾的本质不只是喜欢而已。成瘾者并不是喜欢(like)他们所吸食的毒品,即使他们因为毒品会摧毁他们的人生而讨厌毒品,仍然极度需索(want)毒品。戒瘾如此困难的原因在于,需索远比喜欢更难以消弭。「人类在做决定时,需索比喜欢有更高的优先权。」贝里奇说:「需索更加强健、巨大、广泛与强大。在解剖学上,喜欢是个又小又脆弱的东西,它很容易就会瓦解,而且只占据大脑的一小部分。相反的,强大的需索一旦启动,就很难终止。人们一旦对毒品产生需索,就几乎形成了永久的需求。对大多数人来说,这个需求至少会持续一年,而且有可能持续一辈子。」

你的内心解脱了吗?

虽然贝里奇研究的大多是物质成瘾,就和皮尔与罗伦斯一样,他认为自己的理论同样适用于行为成瘾。「我们早就知道药物会影响这些大脑系统,但我们不知道行为也是如此。过去15年来,我们逐渐知道行为也会经由同样的大脑机制,产生同样的作用。」行为线索就和药品一样,会激发多巴胺的产生。当一个电玩成瘾者开启他的电脑,他的多巴胺浓度就开始急速飙升;当一个运动成瘾者繫上运动鞋的鞋带,她的多巴胺浓度也开始急速上升。从这个观点来看,行为成瘾者与药物成瘾者非常相似。促使成瘾者上瘾的不是药物或行为,而是一个长时间习得的念头,这个念头就是:某种药物或行为总是能让他们的内心获得解脱。

(本书摘自《欲罢不能》第三章)

寻求快乐的大脑机制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佰盈彩票app下载|提供美食资讯|提供生活资讯|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恒耀app平台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亚洲必赢app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