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U生活记 >时尚是无止境的批判

时尚是无止境的批判

2020-07-14 706浏览量

时尚是无止境的批判

书与青鸟,在複杂纷乱的尘世中,从书本的青鸟进入灵魂独处的世界,思考书跟现实的连结、人和作者的知识脉络并深入自我,从中谱成一幅澄澈灵魂的意象。书店原始建筑的三角形窗,传递一个人无法独自生存的,需与大自然孕育共生,青鸟能穿越其中并互补于不同层次里,在面临世俗环境中始终坚守信仰。让阅读重新定义自己的灵魂,让书店因独立而自由。

几週前人在巴黎,信步在左岸街头闲逛时,忽然收到朋友的简讯,「可以帮我买本1968年、5月革命相关的书吗?」这幺没头没脑的请託是认真的吗?我发了则讯息问我当地文青朋友,「5月革命喔,这可是今年最热门的议题啊,好多出版社都有出版专书专刊,你去书报摊问老闆,这种东西可能不会直接摆在檯面上卖。」

经过Le Bon Marche百货公司门口,一间有卖《KINFOLK》、《CEREAL》颇有规模的书报摊,我问老闆有1968吗?他听了二话不说转身从后面柜子拿出一册,简直像是说了某句通关密语门就打开一样神奇。

尔后有空我翻了一下这本由《世界报》(Le Monde)出的专刊,大量的黑白照片与文字,带我回到半世纪前的巴黎,那些如今充满观光客的热闹街头,曾经挤满了学生,他们手持着反战、反对法国总统戴高乐的标语与警察对峙,透过照片都可感受到空气中迷漫着紧张味道,我才想起这个比我出生还早的年份,在二十世纪那一百年间扮演了极重要的角色,好多道高墙在那一年崩塌,即使远在地球另一端的台湾可能被捂住耳朵听不太到,但所留下的痕迹,在多年之后依然以各种形式牵引人们回顾。当年玩迷幻摇滚的嬉皮或高举性解放的女权份子,最后进入主流社会当好公民,但被解放出来的反叛魂魄却再也不可能回去,在不同时代、不同地区与不同场景下,你会看到那熟悉的身影,以不同的装扮活跃着。

隔日我去装饰艺术博物馆看「Margiela: The HermèsYears」展,不少热衷一掷千金狂蒐Kelly、Birkin的爱玛仕粉也未必知道,1997年到2003年这段期间,来自比利时安特卫普(Antwerpen)、以实验解构风格闻名的Martin Margiela曾经担任过Hermès创意总监,粉丝们之所以没有太意识到这件事,甚至连媒体也未有大篇幅的报导,因为Margiela带进Hermès的并不是颠覆性的破坏,而是场慢速安静的革命,当年从每季秀上实在不易看出Margiela招牌的元素,直到这场展览,策展人是安特卫普时尚博物馆的Kaat Debo,她将Margiela自家品牌设计与Hermès以白色、橙色并置在一起,我才恍然大悟反叛不必然是激情吶喊、推倒一切,也可以是如此优雅、和谐,Margiela勇于挑战各种既定的型态,这在他自己的场子已成了粉丝与媒体最期待的惊喜,如此带有挑衅感的元素在他魔法棒一挥之下,竟换上了实穿、高贵的面貌。

反叛一直是时尚进化很重要的力量,Martin Margiela展现了他对服装史的博学,颠覆衣服既定的规则,后世跟着他这条路走的设计师不计其数,但绝大多数都是为做怪而做怪,连基础的论述都不完整,就算一时炒起话题,也很快就消失了。近几年异军突起,简直像从阴沟杀出来的VETEMENTS,仅参加了几次时装週就爆红,成为年轻一代时髦买家的最爱,窜红速度之快就跟社群时代流行热潮一样,你还来不及搞清楚,下一波已经被泼了满脸水。

时装圈对VETEMENTS设计师Demna Gvasalia颇有微词,自从他入主BALENCIAGA后,商业上是一飞沖天、老闆笑呵呵,但许多设计摆明在吃Martin Margiela豆腐,引发议论。站在Demna Gvasalia立场,只要有声音,管它正面负面都是好事。怪的是,Demna Gvasalia没混过纽约和里原宿,但他对街头潮牌的操作手法如数家珍,突如其来不按牌理出牌的联乘,看似休闲基本服却标上惊人高价,有点疯疯的却正中新一代Young Rich的下怀。

如果每一代的天职就是要反叛他们的上一代,这个从小生长在社群网路的世代,他们从来不知什幺是物质匮乏,他们追求流行但没有耐心,他们寻找属于符合他们价值观的符号,VETEMENTS也好、Off-White也罢,长一辈的时尚人看他们的设计大多摇头,说用料、说剪裁,都跟下过苦功、才华洋溢的传统设计师相去甚远,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造势、炒话题的功力一流,而且不是一般公关公司操作得出来,他们抓到Young Rich反叛既有时尚精品的心态,Young Rich从小穿金戴银、吃好喝好,只有高质感东西才看得上眼,但又不想走爸妈叔姨那种精品路,花高价买看似廉价品的吊诡把戏最得他们的心,满足了反叛的瘾,也让我等「老一辈」人士吃惊害怕,惊的是这幺贵还要排队抢,怕的是你若不去了解认识他们随时被打为落伍老人。

在这个典範剧烈转移的时代,拥抱新科技、新发明似乎比较政治正确,如果你不从,立刻会有人提出十九世纪支持马车抗拒汽车的例子来类比你的颟顸无知。从历史进化看来,新时代到来时必然有守旧势力顽抗,你我大概都不希望自己被描绘成呆笨痴缓的守旧份子。但我不喜欢假装拥抱自己不相信的东西,无论它有多幺政治正确,我不认为这个时代可以被一分为二创新与守旧,我欣赏能在传统地盘上展现反叛精神的创意家,唯有对传统有深入全面性了解的人,才知道罩门在哪,一出手就打得它倒地不起,但它输得心服口服,甚至爬起来要拜师学艺。

五十年前倒下的墙,某些瓦砾被留存下来供人膜拜,Dior今年办的时装大秀直接以1968为名,纪念当年上街抗议争取女权的5月革命份子,一套十几、二十万的华服与女权是何关係我不明白,不过1968那一年所发生的事,留下了太多太多有形、无形、真实、虚假的遗产,反叛可以是商业行销手段、反叛结果可能是一片虚无、反叛容易被利用变成有心人工具,但我们还是要反叛,就像在寒冷的高山上,只能不断地运动身体才能产生热能,反叛是不分世代的,哪天让我们来颠覆低俗噁烂的Youtuber也不赖啊!凭什幺说这就是年轻人最爱的表达方式,当个保有反叛精神的守旧派,我想我会活得开心自在些!


华文朗读节 Wordwave Festival
台北华山|高雄驳二|屏东 10/4-10/7 同步举办
粉丝专页
Instagram

台北|10/1(一)-10/3(三) 华山光点电影院《让想像力自由》电影专题放映
  |10/4(四)-10/7(日) 华山文化创意产业园区中7A中3馆2F拱厅.青鸟书店
高雄|10/4(四)-10/7(日) 驳二特区INOURTIME、三余书店、城市书店、高雄文学馆
屏东|10/4(四)-10/7(日) 青创聚落、孙立人将军行馆、屏东市立美术馆

时尚的反动—谈时尚产业的变革与传播
孙正华X主持:杜祖业

「时尚是当下,不断变化突破。」
「六零代的对于未来充满想像,而我们对于过去的那一个年代充满嚮往。」

孙正华投入时尚节目的主持与製作,走在国际时尚的最前线。杜祖业担任时尚杂誌总编辑几十余年,摄取最新颖的时尚与品味。对他们来说:时尚是反动,是知识的累积,这一代该如何再超越上一个世代?

1978至1990年是东方的时尚黄金年代,诸多设计师品牌皆建立于此时期。然而,西方的经典品牌LV的品牌故事,是非常成功实践愿景的典型案例。在这场朗读节的讲座里,邀请在时尚领域佔有一席之地的孙正华与杜祖业,谈谈关于「时尚」的当下性与世代的突破,以及时尚的传播媒介在快速不断複製下的世代,时尚领域的发语权又掌握在谁的手上。

时间:10/7(日) 11:00-12:30
地点:地点:华山1914文化创意产业园区 拱厅沙龙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佰盈彩票app下载|提供美食资讯|提供生活资讯|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亚洲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77msc